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食梦貘 > 分卷阅读41

分卷阅读41

到最深chu1为目的,两颗卵dan都要挤jin去似的,肉和肉的相撞发chu啪啪的声音。

临桥双yan泛着泪光,太久没有这样激烈的xingai,加上孕夫独特的心理柔ruan脆弱,没多久他就被cao1的梨花带雨的,han着泪哑着哭腔说太重了,太快了。可萧影湛哪里会听,shenxia动作半dian不停,摁着他的脖zi吻住喋喋不休的嘴唇。

被封住嘴唇,所有的呻yin都压在嗓zi里,只能发chu些许压抑的闷哼。温re的kou腔,she2tou和she2tou贪婪地交缠,紧密地相贴在一起,交换呼xi和一切,临桥很喜huan萧影湛的唇,他的唇ban薄薄的,平时总是抿着,严肃又冷酷的,但是接吻的时候格外的柔ruan。即使被咬破嘴角,被yun得she2tou发麻,临桥依旧喜huan和他唇齿缠绵,亲密且缱绻。

等松开嘴,几缕银丝就牵扯chu来,被临桥忍着chuan息凑上chu一一tiangan1净。怒张的xingqi还在凶狠地挞伐,他受不住地贴近萧影湛。

琥珀se的yan睛,比最闪的琉璃还要透亮,掺杂殷红的qingyu,隐隐沁泪,波光粼粼的,就那样直勾勾地看着在他shen上猛烈动作的人,好像在控诉对方的cu暴和凶猛,又好像在勾着人再多一dian,再放肆一dian。

这样的yan睛足以勾起任何男人的侵占yu,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。萧影湛亦是,除此之外,更是有一种想要把临桥手脚绑起来,锁在小小的牢笼中只让他一个人看,一个人占有的冲动。

凶残pen张的xingqi大刀阔斧地捣到泥泞的xuedao里,几gu的淫shuipen溅到床被上,湿了大片,临桥没怎么被抚wei阴jing2就尖叫着gaochao了。

萧影湛咬住他的xia巴,也cao1gan1数十xia,把jing1yeshe1到他shenti深chu1。

两人大kouchuan息许久,缓过劲了萧影湛才拉过一床gan1净的被zi,抱着他倒到床上,“舒服么?”

“舒服,太舒服了,夫君好厉害。”

替他拂去湿汗,萧影湛又问dao:“肚zi难不难受?”

临桥摇tou,依赖地埋jin他怀里,小声说:“不难受,saoxue好酸,腰也酸,但是还想要。”

“躺着zuo。”萧影湛给他an了an腰,又用半ying的肉棒磨ca他的xuekou,tunfeng。

待完全ying了,正要去挽临桥的tui弯,xia一秒临桥就提tun迎合,浪dang地摆腰扭动,大kou大kou吃xia了cu大的xingqi。萧影湛闷哼一声,拉着他的tui抬了抬,把自己的xingqi送的更深。两人都侧躺在床上,临桥的大肚zi被温柔地抚着,shen后男人的charu是少见的柔和,像是an摩一样。

放缓了频率,动得很慢,炽re的肉棒摩ca过changbi的每一寸,退到最外侧而后稍稍用力dingjin去,ding到最深chu1引起xue肉一阵痉挛。复又缓慢地退chu来,碾过changbineibujiaonen的mingandian,饱满的guitou卡在rukouchu1,来来回回数次。

shen前jing1神十足的肉jing2也被握着,男人漫不经心地套nong,偶尔用指腹磨一磨圆run的guitou,偶尔搔刮几xiaguitou与肉zhu中间的feng隙minganchu1。

孕夫大人又shuang又觉得煎熬,这么厮磨着不上不xia的,细细麻麻的快gan挠得人酸ruan的不得了,没几xiashen上就re得灼人,额间汗涔涔的,恨不得男人给个痛快。

“阿湛,快dian儿。”

“嗯?不舒服?”

“不够,太、太磨人了。”

萧影湛轻笑,yan里风雨yu来的暴戾ying生生被压着,“皇后怎么这么,sao。”

“谁让你呜——!”被一xiacao1到了sao心,shuang的整个人都颤抖了几xia,皇后殿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墨影(H) 八无子(3P) 寝室美狼(NP) 雅俗共赏(H) 兄长的权限(3P) 宠情欲ai(H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