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食梦貘 > 分卷阅读38

分卷阅读38

着深褐se的大yan睛看着这些男人,然后像是知dao父亲是临桥一样,朝着他咯咯笑。

“哎哟!认人呢,大公zi可真聪明。”鞅长老笑得yan睛都眯成了feng,自从萧传皓chu生后,大公zi的称呼就从临桥变成了他的。

“父亲的味dao不一样,小shi梦貘一chu生就能认得。”尔清对着付瑶解释dao。

付瑶diandiantou,“小传皓真乖呀。”

萧影湛握着临桥的腰,问:“他只认得桥桥?”

尔清:“也认得你,不过看起来应该更亲临桥,你看着可没什么父亲的样zi。”

“嗤。”

“哇表哥你这什么表qing。”

临桥转tou看夫君,对萧影湛的态度毫不在意,乐呵呵地亲亲他,“阿湛,他好像你!”

萧影湛淡淡嗯了一声算是舒服了。

小太zi一开始和萧影湛长的很像,临桥很gao兴,把他当成了萧影湛小时候,恨不得一整天盯着萧传皓看。

每每被萧影湛冷着脸拎回去cao2一顿。完了还要说想把儿zi安置在他们寝gong里。

“东gong离得的太远了,我都闻不着他的味dao了。”

萧影湛面se不虞,狠狠地掐住临桥的腰,又把jianying的xingqidingru他的shenti。

“夫君,啊,慢dian儿。”

“桥桥。”

临桥抬tou勾住他的脖zi,贴住对方薄薄的嘴唇,“嗯?”

萧影湛的声音有dian阴沉,他有dian害怕。

xia巴被nie住,萧影湛深邃的yan眸锁住他的yan睛,犀利又深沉,轻飘飘说dao:“xia次,再提,你就不用chu寝gong了。”语气中的森冷令人不寒而栗。

“放松。”拍了拍他的脸dan,松开手。

临桥咽了咽koushui,乖乖应了:“哦。”

萧影湛用力掰开他白nen的tunban,大力连续地cao1了十几xia,拍chu鲜红的印zi。

临桥又痛又shuang,但看男人的yanse,又不敢撒jiao,只能求饶似的蹭着他的脸,微微皱着眉jiaoyin,急促的呼xi和对方的交缠在一起。

萧影湛脸se好看了很多,森冷的气息渐渐的散去,拉起临桥的一条tui架到自己腰上。临桥顺势把自己两条tui勾紧他的腰,“夫君好深啊。”

“继续。”

“嗯……好深,夫君ding到sao心了,啊,”知dao萧影湛心qing转和,临桥舒了kou气,转yan勾起嘴角,媚yan如丝,故意贴近男人的耳朵,在他耳畔吐气,“夫君好ying,好大,要把saoxuecao1烂了。”

“嗯啊——夫君再cao1多一dian,喜huan,喜huan夫君cao1我,一直埋在我里面,cao1死我。”

“真听话。”

说着抵着临桥的tou,吻住他。

帝王的床又大又结实,此时却被上面的人来来去去晃的厉害,吱吱呀呀的声混着cu重的chuan息和gao昂的yin叫,seqing得似乎连空气都han着殷红se。

晨间。

“叩叩——”侍官轻轻敲了敲门,dao:“皇上,该起了。”虽然昨夜侍官们都离得远,但也隐约知dao皇上皇后闹的晚,所以侍官很注意音量,不能吵醒皇后。

果然xia一刻里殿传来开门声和关门声,脚步声行到外殿,皇上才轻声唤jin侍官伺候洗漱。

临桥醒了后,闭着yan问了问时间,还早,萧影湛应该还在忙。于是兴冲冲起shen跑去东gong看儿zi。

此时尔清和付瑶还没起,洛山明跑回南海仙岛找云度现去了,只有鞅长老抱着萧传皓正哄他笑。

由于shi梦貘父zi之间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墨影(H) 八无子(3P) 寝室美狼(NP) 雅俗共赏(H) 兄长的权限(3P) 宠情欲ai(H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