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食梦貘 > 分卷阅读32

分卷阅读32

气,摸摸萧影湛的tou:“湛儿已经长大了,是皇帝了,当了皇帝不就是能zuo主么,母后不gan1预你的决定。什么时候定xia来,便来告予母后,母后帮你办婚事。”

“谢母后。”

夜幕四合,长明gong灯火通明,gong人an旧退至殿外守夜,殿nei只有萧影湛卧在ruan椅上,手上还拿着奏折。忽然一阵风chui动垂幔,萧影湛yan睑未动,嗓音低沉,“回来了?”

“阿湛,我想你。”临桥扑到萧影湛怀里,chou走他手上的奏折,环住他的脖颈,“想你。”

临桥在萧影湛登位后便告知了对方自己的shen份,而萧影湛除了最初有些讶异,后便坦然接受了,没有对他半dian不同,依旧是chong着他,cao2死他。

搂住临桥纤细的腰,反shen将其压在shenxia,狠狠咬住这人的脖zi,尖锐的牙齿几乎要刺穿骨肉,将临桥咬chu几丝血,萧影湛才转移阵地,咬上他的两粒朱果,nong的红艳zhong胀。

临桥习惯了他的残暴,习惯了他偶尔暴戾的床事,毫不在意地抱紧了萧影湛,设xia屏障,放声叫chu来。

……

愈发快速的chou送,临桥浑shen痉挛着要she1,却被萧影湛狠心地堵住jing1kou,哪guan他可怜兮兮地chou泣着求饶恳求,也丝毫不手ruan。

炙reguntang的ying棍不断tongjin绵ruan的xuedao,好似要生生凿jin最底chu1不再bachu。湿ruan的xue肉不自觉的贪婪地xi咬着给它带来无上快gan的xingqi,萧影湛两手抬起临桥的双tui,向xia压住,飞快地耸动腰肢。那早就shi髓知味的后xue被gan1的不断liuchu丰沛的汁ye,随着巨wu的chou送pen溅chu来,看得萧影湛两yan发红,更是cao1得快,cao1得用力。

一场qing事过后,临桥浑shen湿漉,两人都泛着薄汗,萧影湛抱起他,穿过通dao,步ru浴池,洗去浊ye,抱着临桥闭目养神。

“阿湛,”临桥轻声喊他,“你怎么了?”

临桥mingan地gan到今天的萧影湛心qing不佳,他坐在萧影湛怀里,转过tou想看萧影湛的表qing,然而一直平静无波的脸上没有任何反应。

“是我回来的晚了么,啊,都是父亲让我给狐族送礼才迟了的。”临桥小声哄萧影湛,“xia回不会啦,接xia来都陪你。”

萧影湛闭着yan半晌没回话,临桥惴惴的抱住他的手没再chu声,就在他以为对方睡着了时,萧影湛突然将他抱起shen,回到长明gong里。躺到床上,萧影湛一xia一xia摸着临桥烘gan1了的tou发,许久,在临桥迷迷糊糊时开kou对他说:“明天起,别再来了。”

冷漠的声音让临桥一xia惊醒,他惊讶地抬tou看萧影湛深邃的瞳,向后挪了一段距离,脸se冷静dao:“你说什么。”

他心里很乱,甚至不自觉屏住了呼xi。脑zi里一片空白,像是不理解萧影湛的话一般,反应有些迟钝。xiong腔里的心tiao声咚咚咚tiao得qiang烈而大声,可xia一秒又好像一xiazi停住了。

“xia旬开始,各属国的使者皇室就会jin京,我会择一位公主娶为皇后。”萧影湛仍然顺着他的tou发,说着决然的话。

临桥怔了半刻,冷了眸,缓慢地坐起shen,搂了搂衣裳,背对着萧影湛,“既是如此,便不再叨扰了。”

起shen走了两步,极力轻松,仿佛毫不在意似的,又淡淡dao:“愿你找到一位好皇后。”他转shen看床上那个闭着yan的人,顿了许久,缓缓笑了起来,眉yan间的妖媚被掩饰去,变得柔和许多。

“萧影湛,谢谢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墨影(H) 八无子(3P) 寝室美狼(NP) 雅俗共赏(H) 兄长的权限(3P) 宠情欲ai(H)